欢迎来到交通警察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天气预报:23℃~9℃ 晴 微风 提供新闻热线:13708470110 总编:田毅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出行宝典微公号:cnyn6698(交通违法查询)

搭“顺风”车致伤能否请求赔偿

来源:交通警察网 发布时间:2010-01-07 15:53:38.0 作者:-
 

案情:

2003926日,张某驾驶一辆小型货车到县城销货,销完货后空车回家,途中遇同村夏某请求搭便车回家,张某经夏某强烈请求后遂答应让其搭乘。途中张某的小货车与李某所驾驶的车辆相撞致夏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张某与李某负同等事故责任,夏某在该事故中无责任。李某对所应承担的费用履行了给付义务,但张某拒不赔偿。因双方协商无果,夏某将张某起诉到法院,要求张某赔偿其医药费等相关费用。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准许夏某搭便车,双方之间已形成好意同乘关系。在运输途中张某与他人不法侵害致夏某受伤,应承担侵权责任。但由于夏某属于好意同乘者,明知货车不宜载人而强烈要求搭乘车辆,本身也存在过错,应适当减轻张某的民事责任。法院遂依法作出判决,张某应承担的一半事故赔偿责任中,承担70%的损害赔偿责任,夏某自行承担30%的责任。

分析:

机动车损害赔偿法律制度中,有一个好意同乘的概念,它是指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的行为。好意同乘人与有偿同乘者不同,有偿的同乘者,即买车票搭乘汽车的乘客,在遭遇交通事故后,可依客运合同处理,并无问题。而无偿搭车造成损害的侵权行为的特点是,所搭乘的机动车并非为搭乘者的目的而运营或者行驶,而是为了机动车所有人的目的,搭乘者的目的与机动车行驶的目的仅仅是巧合,或者仅仅是顺路而已;但为专门迎送顾客或他人而运营的,即使无偿,亦不是搭便车,不属于好意同乘;同乘者应当经过机动车驾驶人的同意,未经同意而搭车者,不构成好意同乘。

虽然好意同乘者双方不存在合同关系,但根据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车辆既为驾驶人员所全面操控,驾驶人员当然应对车辆空间之内的人、物安全负责。同时,此种驾驶员义务亦有其法律上的规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就明确要求驾驶员按驾驶规则、交通规则操作车辆,这还是是驾驶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法律根源。本案中,交警部门已经认定张某与李某负同等事故责任,张某的行为属于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应当对夏某的损失承担法律责任。

在本案中,张某和夏某之间是否形成客运合同关系是适用法律的关键。一种观点是张某与夏某之间形成客运合同关系,张某有保障将夏某安全运输到目的地的义务,但其却在运输过程中产生了伤害,属法定的违约。其请求赔偿的基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02条第2款,该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前款规定适用于按照规定免票、持优待票或者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这里的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应理解为经承运人允许搭乘的好意同乘者。

另一种观点认为:张某和夏某之间并无客运合同关系,由于好意施惠本于个人感情,而非为获取对价,其间只是有一种好意施惠关系,夏某是无偿接受服务,应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请求权的基础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02条第2款,属于类推适用客运合同。分析来看:合同成立须当事人达成合意,而搭便车,张某完全是出于同乡情谊给予夏某的无偿帮助,并没有达成客运合同的意思表示,并无法律行为上的效果意思,因此客运合同并不成立。而法律上的好意同乘,乃张某施惠于夏某的行为,是一种好意施惠行为,是一种情谊行为。这样分析好意施惠关系是一种普通的社会关系,而不是一种法律关系。其特性是,施惠人无偿施惠于受惠人(并无法律拘束力),受惠人对施惠无履行请求权,受惠人受益不是不当得利,只能属于类推适用客运合同。

比较而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02条第2款为请求权的基础,无论是否有侵权行为,被害人均应得到救济,但302条并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因此交通事故中的被害人可根据具体情况选择请求权的适用。审判实践中,当事人启动诉讼程序时,应明确请求权的基础,即明确起诉的原因,以对案件定性,决定适用不同的法律。

基于本案夏某的受伤是张某与李某均违反交通法规驾驶,共同导致的,属于法律上的共同侵权行为。这是一种普通侵权行为,受一般侵权归责原则的调整。同时,无偿乘坐他人车辆的人,在无偿搭乘他人车辆期间,因交通事故受到损害,如能证明其搭乘车辆是经车辆驾驶员或车辆所有人同意,应比照客运车辆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乘客长生不死遭受损害的情形酌情处理。

(编辑:素人)